首页 > 历史

陈毅在毛主席的床上睡了一觉,感慨道:主席就
2021-07-22 15:20:09

开国元帅陈毅是个很传奇的人物。他生于1901年,字仲弘,四川资阳乐至县人。

1916年,陈毅就读于成都甲种工业学校,3年后赴法国勤工俭学,1921年10月回国,1922年在家乡四川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,1923年到北京中法大学文学院学习,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1927年,陈毅任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中共委员会书记。同年7月底,他参加了南昌起义,任起义部队第11军25师73团政治指导员,后又与朱德一道,率部参加了湘南起义。

1928年4月28日(三月初九)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,和朱德、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和南昌起义部分部队在井冈山(原宁冈县龙市镇)胜利会师。

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史上的重要历史事件,点燃了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,壮大了全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的革命武装力量。

井冈山会师后,两军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4军。朱德任军长,毛主席任党代表和军委书记,王尔琢任参谋长,辖3个师,朱德、毛主席、陈毅分任第10、第11、第12师师长。

陈毅与比他大8岁的毛主席就此熟识了。毛主席当时对陈毅说了8个字:相见恨晚,相慰平生。

 

在井冈山,两人成为了诗友,常常在一起谈诗论文。后来陈毅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,他和毛主席都喜欢宋代诗人陈与义的一首《临江仙》:

忆昔午桥桥上饮,座中多是豪英,长沟流月去无声。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。

二十余年成一梦,此身虽在堪惊!闲登小阁看新情。古今多少事,渔唱起三更。

谁知一年多后,两人的友谊小船便翻了。

事情得从1929年6月22日在福建龙岩召开的红4军第7次代表大会说起。之前,毛主席与朱德在一些问题上的看法出现了分歧。

在红四军第7次代表大会上,陈毅7竟然公开对毛主席与朱德二人同时展开激烈的批评,说毛主席是家长式管理,搞得是一言堂,谁也说的不对,只有他说的对,他说马克思主义要和中国革命的实际相联系,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低估和信任不够,是认识模糊。

接着陈毅又批判朱德是旧军队里面出来的,江湖义气浓厚,什么都是一帮一伙的,搞的是家天下,不得人心。从来不重视政治思想工作,总以为自己就可以包打天下,那么,还要党干什么?

出人意料的是,陈毅的发言得到了会上红4军多数官兵的赞同。会后选举时,陈毅被选为红4军的前委书记。

毛主席只差一票落选了。

会上对毛主席、朱德间的争论做出的处理是:毛主席身为党代表、前委书记,应负较大责任,给予严重警告处分;给予朱德书面警告处分。

会后,气愤难平的毛主席离开红4军到福建上杭县的蛟洋去养病。

1929年10月初,毛主席在上杭县临江楼触景生情,写下《采桑子·重阳》:

人生易老天难老,岁岁重阳。今又重阳,战地黄花分外香。

一年一度秋风劲,不似春光,胜似春光,寥廓江天万里霜。

重阳节期间福建根本没有霜,即便是北方也罕见有霜。所以,“寥廓江天万里霜”这一句,道出了毛主席当时苦闷的心情。

陈毅专程去了上海,向中央汇报着红4军的情况,遭到代表中共中央的周恩来的批评,中央要求红4军维护朱德、毛主席的领导,毛主席“应仍为前委书记”。

陈毅向朱德转达了中央的指示,朱德表示坚决拥护。可毛主席明确拒绝回来工作,他对折中调和的“陈毅主义”还无法释怀。

毛主席是这样解释“陈毅主义”的:“我平生精密考察事情,验证督促工作。这是陈毅主义的眼中之钉,陈毅要我做八面美人四方讨好,我办不到。”

这时,陈毅爽快地表态:“陈毅主义”是非无产阶级的东西,我这次回来,也要和同志们一起打倒这个“陈毅主义”。

他致信毛泽东:“我俩之间的争论已得到正确的解决。七次大会我犯了错误……见信请即归队,我们派人来接。”

毛主席这才回来上班。在随后召开的红4军第9次代表大会,即著名的古田会议上,毛主席才再度当选为前委书记。

不得不说,陈毅做事既冒失,又可爱。

此后,毛主席和陈毅的关系一直很好。

 

建国初,陈毅出任上海市市长、华东军区司令员,1954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,并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。

1955年,陈毅被授予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

1958年,陈毅又兼任了外交部部长。

1960年9月,中国和古巴建交。古巴外长劳尔·罗亚·加西亚访华时,毛主席恰好去外地视察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毅特意在中南海游泳池设宴招待。

宾主刚刚入座,陈毅就站起来举杯宣称:“此处是毛主席办公、看书和休息的地方,今天我在这里招待你们远道而来的客人,是由衷地表示对古巴人民和你们的尊敬及欢迎。”

劳尔·罗亚·加西亚一行人深感荣幸,都很开心。

宴毕,陈毅送别客人回来后提出:现在我不想走,我要在毛主席床上睡个午觉。

据多年负责中南海毛主席日常生活工作的张宝昌回忆:当时他一听,先是一惊,本来在主席办公、看书的阳光室宴请外宾,已属意外之举,又要在毛主席床上睡午觉,真有点离谱,要是让毛主席知道了,会怎么想?看来这种超出常规的举动,也只有我们率性浪漫的陈老总做得出来。

陈毅进去后,倒在毛主席的床上,呼呼地睡着了。

睡醒后,陈毅对张宝昌说:主席睡的木板床这么硬旧,你们怎么也不给他换一换啊?

张宝昌答道:主席睡惯了,不让换,他喜欢在床头把枕头垫得高高的,半躬半坐着看书,因为身高体重,常常会顺势下滑,有时精力过于集中或临时睡着了,双脚要舒坦伸直,就会从床尾的栏杆之间蹭出来,要是翻身动作大了,脚就被卡住,弄疼了,也不怪谁,自己忍着。就这样,也不许我们为他换一张新床。

陈毅去细致观察了床尾栏杆与栏杆之间的空隙,感慨道:主席就是主席,谁也比不了。

张宝昌还回忆说,毛主席回来后,听说陈毅又是大宴宾客,又是睡他的床,忍不住哈哈大笑说:陈毅就是那样的人。

陈毅的外交部长当得非常霸气。上世纪60年代,国际上关系错综复杂,斗争很激烈。这时候,陈毅有一段很有名的讲话,说你们都一块儿来吧,霸权主义和反动派一块儿来进攻吧,我们等着,等得头发都白了。

这么豪放的讲话,只有元帅外交家才讲得出来!

1972年1月6日,陈毅在北京逝世。1月10日下午3时,陈毅的追悼会将在八宝山烈士公墓举行,毛主席亲自来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,并致以深深的三鞠躬。

 

追悼会现场的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,有一副赞陈毅的挽联,毛主席捕捉到了,连声说写得好,忙问陈毅夫人张茜,撰联者为何人?

张茜说是张伯驹。

这副挽联是:

仗剑从云作干城,忠心不易。军声在淮海,遗爱在江南,万庶尽衔哀。回望大好河山,永离赤县;

挥戈挽日接尊俎,豪气犹存。无愧于平生,有功于天下,九原应含笑,伫看重新世界,遍树红旗。(刘继兴)
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