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历史

曾国藩为何能从一介书生成为湘军统帅_历史
2021-09-14 09:47:56

晚清名臣曾国藩在中国的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有人称他为圣人,很多名人都对曾国藩推崇有加,晚清同时期的李鸿章、张之洞、左宗棠等人也对他推崇有加。曾国藩官至两江总督、直隶总督、武英殿大学士,封一等毅勇侯,谥号“文正”。就连伟人也说“愚于近人,独服曾文正”。

曾国藩为何能从一介书生成为湘军统帅

时至今日,华人社会然有很多人在研究曾国藩。而曾国藩最让人着迷的并不是他取得了何等的丰功伟业,而是在于他高人一等的做人之道。

曾国藩能够在立德、立言、立功三方面都取得伟大的成就,和他的为人处世自然分不开。那么曾国藩做人的诀窍又在哪里呢?此前笔者也在多方探索,而读了《曾国藩全集》一书才恍然大悟:曾国藩做人的秘诀恰恰就是会弯腰,会忍耐,正所谓“弯腰一时,赢得一世”

曾国藩人生的起起伏伏也正是告诉我们后人要只有学会弯腰,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。

那什么才是“弯腰”呢?曾国藩又是如何“弯腰”的呢?在我看来,曾国藩的“弯腰”可以解读为四点:低调、示弱、以迂为直、势不使尽

曾国藩践行的“低调”并不仅仅是一种放低姿态,更是一种平和、谦让和圆融。

曾国藩求学之时,有个同学性格暴躁,三番五次为难曾国藩。一会说曾国藩挡住了光线,一会又说曾国藩读书打扰他,一会又说曾国藩抢了属于他的风水。其他同学都为曾国藩打抱不平,但是曾国藩却保持低调,和颜悦色地劝慰同学。

曾国藩这样的处理方式,有人会以为他胆小怕事。

但是实际上这恰恰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智慧。在这个故事里,找曾国藩麻烦的人也不过是逞一时口舌之快,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。在没有危及生命,又不是原则性问题的情况之下,曾国藩没有必要和人去一争短长,正所谓“不和傻瓜论长短”。

这时的低调处理,反而能显得对方的无理和没素质,使得对方的挑衅如图打在棉花上软绵无力,自然也无法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。

“弯腰”的另一层含义则是学会主动示弱。曾国藩常常在不利于自己的时候主动示弱,以让自己获得喘息和调整的机会。

曾国藩组建湘军之初,在长沙一带练兵。当时长沙还有由湖南提督鲍起豹管辖的绿营兵。

曾国藩练湘军的时候,每隔几天都要把士兵拉去操练,对他们进行政治动员,提高军纪。曾国藩还要求长沙周边的正规军和湘军一起操练。

曾国藩还在湘军内部开设“审案局”,整肃当地匪患。四个月的时间里,审案局砍头的罪犯达104名,在狱中死掉的31人,曾国藩也获得了“曾剃头”的称号。

这一切让长沙当地文武官员大为不爽,毕竟这“触及”了他们的利益范围,动了他们的奶酪。曾国藩相当于绕过了地方官,直接插手了地方事务。这样一来,他们如何能忍?于是他们鼓动绿营兵闹事,长沙副将清德带头抵制操练。湖南鲍起豹后来煽动绿营兵勇围攻曾国藩的官邸,打伤曾的随从,连曾国藩也差点挨刀。

曾国藩落难之时,长沙城内的文武官员都躲在一旁看笑话。曾国藩这堂堂副部级官员,被兵痞闹事,还无处讲理,这在整个大清可算是头一遭了。曾国藩原本想上书参一本,但是他也知道这样一来就和整个湖南官场彻底撕破脸了。就算搞掉一个鲍起豹,能把全省官员都换掉吗?做不到的话,那他曾国藩以后如何在湖南立足?

在这个时候,曾国藩的实力并不足以去战胜一个庞大的湖南官僚群体。如果此时曾国藩选择正面“硬钢”,就算搞掉了鲍起豹,自己也很可能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。

而对于曾国藩来说,这就是他苦苦追求的吗?当然不是,曾国藩要的建功立业,要的是报效朝廷。如果在这里就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,何来后面的建功立业?何来后面的位极人臣呢?

为此,曾国藩选择了退让。他知道,自己这一时的弯腰,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,也是为了保住自己好不容易才积累的政治资本。

在曾国藩这里,示弱不是胆怯,而是顾全大局,而是有意识的忍耐。达到自己终极目标的道路是曲折且漫长的,只有能忍他人不能忍,才能最终实现他人无法达到的高度和成绩。只有学会适时地弯腰,才能够把自己力量用在刀刃之上。

除了低调和示弱之外,曾国藩的“弯腰”还有第三层含义,那就是以迂为直。

待人接物的时候,直接了当固然是好的。但是并不是所有场合都适合“有话直说”。如果对方并不接受,反而会引起对方的反感,伤害大家的感情。曾国藩就深谙此道。

曾国藩练成水军之后,朝廷将他麾下的李续宾等人的水军借调给了胡林翼。战事结束之后,曾国藩想要回这支水师的指挥权。于是他给朝廷上了一道奏折。

在这道奏折里,他并没有一句话直接说要回指挥权的事情,而是为这支水师部队向朝廷请饷。作为湘军统帅,曾国藩要回自己部队的指挥权并无不妥啊。那他为什么不有话直说呢?

在当时的官场体系里,如果曾国藩直接去要,会显得他小气,不顾及大局,甚至可能会让原本就担心他可能造反的朝廷更加疑虑。曾国藩深知其中厉害,才选择了这样迂回的方式。

曾氏哲学里“弯腰”的最后一层意思就是“势不使尽”。所谓势不使尽就是说我们做人做事,都不要走极端,而应该有一个限度。如果超过了这个限度,就是过度,就是物极必反了。

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之后,说他是清廷的最大功臣毫不为过。大功告成之后,曾国藩果断地主动上表要求裁撤湘军。

曾国藩很清楚,当时的他和湘军无疑是全国上下最为瞩目的势力,也是全国最强的军事集团。这样的战功,这样的军力,对于朝廷而言,既是可以倚重的力量,同时也可以是朝廷的头号威胁。以曾国藩当时位极人臣的地位,手下的百战之兵,如果曾国藩坚决反对裁撤湘军,朝廷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但是曾国藩知道,如果自己不主动,甚至还反对裁撤湘军,只会让朝野上下对自己更加反感,朝廷就会想尽办法要把自己和湘军除之而后快。对自己来说,这只会加速自己、湘军和曾氏家族的衰败。主动裁军,就保住了湘军,也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和功绩,也使得曾家有一个善终的局面。这也正是曾国藩所秉持的“势不使尽

纵观曾国藩的一生,他之所以能够在立德、立言、立功三点上取得不朽的成就,就是紧紧围绕着“勤于弯腰,敢于忍耐”的做人哲学。曾国藩用他自己的经历告诉后人,不管在职场还是平时的待人接物,我们都要学会“弯腰”,学会顾全大局,只有这样才能成就我们一番事业。
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