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历史

胡雪岩故居有幅题词警世醒世_历史
2021-11-09 09:53:24
胡雪岩故居有幅题词警世醒世
杭州市河坊街胡雪岩故居内芝园景象 (图源网络)   

胡雪岩故居有幅题词警世醒世

     凡到过杭州胡雪岩故居的游人,无不叹服这个大宅院宅第朱扉紫牖、雕刻门楼的精巧,故居内芝园怪石嶙峋、石桥亭阁的雅致,郑板桥、唐伯虎等名家书法石刻彩画作品的珍奇。当然,也忘不了到花厅内图片陈列室,去观赏当年朱镕基总理在此留下的题词。      大家知道,朱镕基任总理时极少题字。1997年9月,有老同学向朱总理索要题字,朱总理说:“我一不怕你借钱,二不怕你求职,就怕你找我题字。因为我有五戒,此其一也。”他还幽默地说:“我很少给人家题词,因为我的字很丑。”据我所见到的朱总理题词,只有两次。一次是2002年11月19日,在上海会计学院的题词——“不做假账”。另一次,就是2005年5月在胡雪岩故居的题词了。      在图片陈列室一个端庄的玻璃柜里,装嵌着一张很气派的横幅,上书:“胡雪岩故居。见雕梁砖刻、重楼叠嶂,极江南园林之妙,尽吴越文化之巧,富坼王侯,财倾半壁。古云富不过三代,以红顶商人之老谋深算,竟不过十载。骄奢淫糜,忘乎所以,有以致之,可不戒呼。朱镕基二00二年五月携夫人及爱女于胡雪岩故居”。      总理的书法很棒!有人撰文赞这幅书法曰:“通畅自然,如行云流水,功力深厚,浑然天成,魏晋风骨、苏黄逸韵尽收笔端,字体苍劲秀润,自成风格,整幅作品一气呵成,大家风范挥洒纵横,展示出一种熔古贯今之雄势。”我看不为过也。至于题词之涵义深邃,更在细细品读之中。      “见雕梁砖刻,重楼叠嶂,极江南园林之妙,尽吴越文化之巧。”开篇四句,似飞来之笔打开了一幅画卷,言简意赅地将胡雪岩故居之江南园林建筑风格尽显眼前。      胡雪岩故居建于同治十一年(1827),占地十多亩,宅内有十三楼,建筑构思巧妙,建筑工艺精致,砖雕、木雕、石雕、灰雕无品不精;建筑用材讲究,大量选用紫檀、楠木、银杏、中国榉等高档木材。全宅铜铸件就重达10余吨,竭尽豪华,堪称清末中国巨富第一宅。如楠木厅,建筑全部用楠木构筑,至今在这里可以嗅到楠木特有的香味。如百狮楼,由100个紫檀磨成的狮子装饰栏杆构成。宅院还吸收了大量当时十分罕见的西洋建筑风格和材料,院内不少建筑门窗都装饰了以蓝绿色调为主的五彩玻璃,芝园中的影怜院,厅内装饰有在日本定制的水法塔灯和英国人送的两面大镜子。      尤其是宅院中的园林——芝园,更是江南园林之精品。芝园的中部主体建筑延碧堂,因材料全部选用鸡翅木故又称红木厅。站在厅前露台上隔水相望,只见对岸一座大假山造型奇特。据记载,此假山是当时誉满京师的造园名家伊芝所设计,是伊芝去灵隐寺前飞来峰住了一个月得到灵感而成,又请了杭州最著名的工匠负责叠造,历时两月才完成。更为巧妙的是,围绕假山石的回廊,建有造型精巧的影怜院、荟锦堂、御风楼、洗秋院、锁春堂等小楼,和假山石融为一体,别有韵致。      而后“富坼王候,财倾半壁”这八个字,极为简练地概括了当年胡雪岩炙手可热的暴富状态。 胡雪岩,原名光墉,字雪岩,安徽绩溪县人。咸丰十年他从上海运粮米、军火接济杭州清军,次年又与左宗棠组织常捷军,同治五年又协助左宗棠创办福州船政局,左调任陕甘总督后,胡在上海为他筹集军粮,订购军火。慈禧太后亲赐匾额,赏黄马褂。胡雪岩在各省设立阜康银号,经营当铺、药铺,出口丝、茶……他白手起家,买空卖空;操纵商场,晋升官场;日进斗金,既富且贵,终成一代巨贾。      然而,兴也何迅,败也何速!“古云富不过三代,以红顶商人之老谋深算,竟不过十载。”胡雪岩从富甲天下到钱庄倒闭,商号破产,负债累累,革去职衔,家道破落,次年便忧愤而死。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胡雪岩悲剧的结局呢?有左宗棠去世后他成了官场倾轧的牺牲品的原因,也有光绪十年受外商排挤的原因等等。但在此朱总理画龙点睛地总结道:“骄奢淫糜,忘乎所以,有以致之。”说的是胡雪岩骄横奢侈,淫乱腐化,头脑发胀,忘乎所以,才有了这么个身败名裂的下场。      据《清代七百名人传•胡光墉传》记载:胡雪岩修建“第宅园囿,所置松石花木,备极奇珍。姬妾成群,筑十三楼以贮之”。“大起园林,纵情声色,起居豪奢,过于王侯,骄奢淫逸,大改本性。”说的是胡雪岩不仅修建了“江南第一豪宅”,还修了一个“十三楼”,用来安排自己的姬妾。      据传说,姬妾住进十三楼之后,胡雪岩像是一个帝王,每日临幸十三楼。他还模仿帝王,弄了个“翻牌子”。每天晚上,会有侍女端来写有姬妾名字的牙牌,胡雪岩今晚想在哪里睡,就翻谁的牌子。他还让诸妾穿上写着“车”“马”“炮”字样的红蓝马甲,登到在高台上画好的棋盘,红蓝对峙,胡雪岩和夫人在栏杆后用竹竿指挥她们,“下活棋”。胡雪岩和他姬妾一起过着肉林酒池、欢歌盛宴的奢靡生活,享乐纵欲无度,挥金如汤沃雪,派头丝毫不亚于皇帝。      据光绪年间欧阳昱《见闻琐录》记载,胡雪岩的女人,还不止住在十三楼的“东楼十二钗”,“凡买而旋遣者,殆数百人”。胡雪岩会买许多女子,但他喜新厌旧,因此会定期遣散一些女人,光是遣散的人,就有几百人那么多,由此可见胡雪岩的生活过的是多么奢侈淫糜。据近代醒醉生《庄谐选录》记载:“杭人胡某,富坷封君,为近今数十年所罕见。而荒淫奢侈,迹迥寻常所有,后卒以是致败。”
  胡雪岩故居有幅题词警世醒世 (上图)胡雪岩故居图片陈列室中朱镕基总理题词 (下图)胡雪岩故居的部分内厅和内花园摄影图片
       其实,晚清时期,如胡雪岩这样的富商暴富后奢侈淫靡现象并非个别,就说大建园林而言,可见一斑。明清以来,江南大中城市以至小市镇几乎都建有园林,而且大多属私人所有。一些达官贵人、富商大贾,腰缠万贯,追求高消费乃至高品质的享乐生活,在城内寻求乡村的野趣,就在城里建造园林美景。他们围地建园,垒石环山,凿池引水,均施砖砌,涂金染采,丹垩雕刻,植竹栽花,极工作之巧。      仅堆石造山一项,就竭尽奢华。太湖石是园池中必不可少之物,所卖价格,佳者值白金,劣者也不下十数金。堆假山,既费工、费时,还费钱财。当时在苏州,造一假山,除土石毕具之外,再请一妙手制作,或加上舁筑之费,算起来非千金不可。由此而言,江南园林均是雅素与奢华孪生所成。      对造园大兴土木的奢华,明清时代有些有识之士也有所忌惮。南浔“四象”之首的富商、小莲庄主人刘镛在解释他多次为四川、安徽及浙江等地捐钱赈灾时坦言:“吾甚惧,夫多财之为患也,而施以襄之。襄而效,则损患而得福;不效,亦减怨。天地之道,复必有剥,吾知其终剥,而始留余地,使徐徐剥焉。”故懂得收敛节制、乐善好施的刘镛终得善终,去世之时,远近百姓得知纷纷吊唁,哭声一片。而胡雪岩暴富后,大兴土木,营造庭院,楼中金玉满堂,妻妾成群,衣食拟王,权势倾城,未免四处树敌,遭人嫉恨,不得善终啊!       凡到过胡雪岩故居的游人,无不叹服这个大宅院“极江南园林之妙,尽吴越文化之巧”的精致建筑,也无不钦佩胡雪岩这个“红顶商人之老谋深算”以至“富坼王候,财倾半壁”的气派,但很少有人去总结胡雪岩失败的原因,尤其是他“骄奢淫糜,忘乎所以”的教训。朱总理无愧为人民敬仰的政治家,用15行69个字的题词,把胡雪岩故居这座清代豪宅的富丽壮观,胡雪岩鼎盛时期的辉煌,以及他盛极而衰的历史教训,言简意赅地书于世人。      一幅珍贵的题词,如镇馆之宝,如醒世之钟,给了这座古宅以新的生命活力。今天,我们品味总理笔下的胡雪岩,体味这无言的深刻,警世醒世,令人三思。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